直播未来价值链,下半场如何玩转电商直播? - Android

Get it on Google Play

直播未来价值链,下半场如何玩转电商直播? - Android

直播未来价值链,下半场如何玩转电商直播?

要说 2020 年的商业热词,电商直播肯定名列榜首。疫情的爆发,让电商直播成为各行业的救命稻草。对于商家而言,直播也已经成了” 标配”。然而随着流量的分散与市场下沉,电商直播的下半场,如何才能冲出赛道?

10 月 15 日,”Hello Future Summit 2020 遇见未来科技峰会” 下午场的《直播未来价值链》圆桌论坛上,馒头商学院总裁王欣、喜马旅播战略副总裁张样胜、智美科技董事长许春伟、蝉妈妈运营总监谢建华以及正佳科技集团参谋长林恒毅分享了电商直播的现状及未来。

对价值链的定义

利丰集团提出全球供应链的概念,供应链也是价值链。在直播生态里面,这几家企业刚好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闭环。

直播发展到现在,上半场更多的是一种简单、粗暴的流量打法,那么到了下半场,它会呈现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作为企业或者个人,进入直播这个赛道应该注意一些什么?应该要建立一些什么样的能力才有机会在赛道里脱颖而出?

馒头商学院王欣认为,不只是直播生态,其实每个平台都分流量红利期和商业红利期。早期的流量红利期大多数都是互联网人士和内容从业者入场,他们能够抓住风口和机会,嗅觉特别灵敏。上半场和下半场的分水岭就在于增长停滞了,这时候入场的头部玩家是传统的供应链端。短视频的电商生态才刚刚开始,增长还没有停滞,真正的头部玩家还未进场。下半场比拼的是组织能力,有团队把战略内化到组织,下半场里比拼的其实是供应链端的人才、流量端的人才还有运营的人才。

喜马旅播的张样胜过去是一个国际知名设计师,他看到了短视频直播的机会,不仅仅抓住流量的红利,而且具备了运营的能力、深度内容制作能力。在直播接下来的发展中,他看到了一些什么样的机会?

张样胜认为,目前已经正式进入直播 3.0 时代,接下来的所有主播,无论是在抖音还是快手,一定会进入一个真正属于 KOL 的时代,网红也可以称为 KOL。在 1.0、2.0 的直播时代,有人把它称之为电视购物的翻版,但是一年两年受众对这种叫麦是很疲惫的。现在所有直播都在做一个维度,就是价格力。以后肯定不是价格的问题,蛮荒时代结束了以后,很多更优质的东西,会有更高的要求。整个供需的链条可能会进行一些维度的改变。其实互联网电商跟传统商业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把供需的链条缩短成为三级,就是平台、消费者和品牌商。

接下来,张样胜认为在直播短视频领域可能会诞生一个叫做直播品牌的新物种。比如说一个公司有 100 个 KOL,然后每个人可能有 200 万+的粉丝,这些人可能在某个品类中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就可以打造出一个品牌来。还有一个维度是像利丰这样超级供应链的体系,可能会诞生反向定制。

正佳科技集团参谋长林恒毅认为:“直播的本质是集聚导购行为。” 大家知道的李佳琦就是一个国际化妆品的导购。透过新的技术,他能够同时服务成千上万同时在线的客户群体,再加上规模数量级的聚合,它可以对它的供应商有巨大的议价权,这也是一种渠道力。

直播基地的价值

未来直播价值链里面,产业园、直播基地作为目前这个行业的领军者,能提供什么样不同的价值?

智美科技许春伟认为,直播基地早期来说是由专业市场自然形成的,专业市场优势就在于它的货品优势和供应链优势,通过这个优势结合了主播和平台,形成的简单的人货场集体。所以早期的直播基地是一个超级货场。现阶段,直播基地其实更重视的是在专业直播产业链的生态服务,直播基地形成了一个直播产业链的超级连接者,它能够把平台的资源优势包括主播、货品有效高效地形成集合,从而推动产业发展。直播基地能够把当地的产业优势有效地整合,也能够整合到平台的资源,跟平台高效地去互动,能够带来流量的赋能。直播基地也能够赋能到主播。

底层数据的支持

最后,作为整个底层直播平台的数据研究者和分析者,蝉妈妈运营总监谢建华分享了在运营的过程中要注意一些什么。

谢建华认为:“现在讲直播主要是在抖、快、淘,其中抖音的数据平台特别之处在于限制头部。抖音在限制头部的流量聚集这个事情是做得非常严格的,所以说从平台侧来看的话,我认为对个人来说,其实抖音的机会更大。另外,对于品牌方或者是商家来说,我觉得最大的坑有两个,第一个就是直播招了一个中间负责人,而不是创始人直接下场,在我们数据里面看的话,基本上没有成的。因为直播这个赛道变化非常快,它没有说谁特别有经验,是一个随时需要应变的,所以我觉得品牌创始人或者是联合创始人应该直接下场,把它当做一个战略性的事情去做。对于很多中小型的个人主播来说,我觉得你应该是找一个垂直类目,然后越做越深,因为越垂直的主播他的成长性是越大的。”

16/10/2020 10:29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