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给地球人按下暂停键,可持续时尚产业却加速发展 - Android

Get it on Google Play

疫情给地球人按下暂停键,可持续时尚产业却加速发展 - Android

可持续发展解决的是企业发展的有效性的问题,而数字化解决的是高效性的问题。

环保时尚、道德时尚、慢时尚、极简主义…… 当我们谈论可持续时尚,我们在谈论什么?

“可持续性时尚” 作为一个热词,在近年来屡次被各大媒体推上了热议话题榜首。什么是可持续时尚、如何引导消费者树立可持续的消费观念、疫情影响下,时尚产业应该如何协作实现可持续的目标?

在 10 月 15 日动点科技与利程坊主办的 Hello Future 峰会现场,来自时尚相关产业的三位嘉宾一起讨论了可持续时尚的挑战和未来。

嘉宾从左至右依次是美国可持续时尚品牌 Allbirds 中国市场总监丁怡廷、世界知名奢侈品牌 Hugo Boss 高级市场经理黄雪霏、瑞典可持续发展咨询机构 The Natural Step 自然之道中国公司联合创始人张琳

有人曾提出真正的可持续时尚需要满足八个条件,包括:供应链可追踪、可持续材料混合、可循环的时尚系统、尊敬和安全的工作环境等,如果缺少任何一个就不能认定为是真正的可持续时尚。这一点也得到了在场三位嘉宾的一致认同。

其中,Allbirds 中国市场总监丁怡廷认为上述每一环都非常重要,且在操作上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Hugo Boss 高级市场经理黄雪霏认为比起讨论概念,更重要的是把可持续时尚融入到普通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行动中去,还需要打通生产销售的各个环节,形成一个可持续时尚的生态。而 TNS 中国公司联合创始人张琳指出,“可持续发展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材料可循环、员工工作环境等等各个不同环节的连接和相互作用很重要。

价格、产品…… 什么让可持续成为大众追捧的 new fashion

社交媒体轰炸造成的跟风压力、追求新鲜感、数量大于质量、沉迷于商标、攀比、慕强心理等等,在消费主义盛行的当下,要如何引导消费者树立可持续的消费观?

“我们做过相关调研,你问十个人可持续的理解,可能有 20 个不同的回答” 丁怡廷认为,消费者有权要求更多公开透明的信息展示,也要求好的产品,越来越多好的产品就应该是可持续的。

黄雪霏认为消费主义其实是自由人文主义必然的结果,现代经济社会的发展离不开消费的拉动。“因此不能单一地说消费主义是不好的,这是不现实的。” 消费主义最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当它被无限制夸大和发挥的时候。中国讲究中庸之道,未来我们要倡导的消费其实是一种有节制的消费,避免不必要的浪费。

企业和舆论可以去做可持续消费观点的倡导,但终端消费者的购买决策其实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价格就是很重要的一点。必须承认的是现有的可持续时尚单品的价格会比普通单品高一些,由此也形成了一定的消费门槛。

对于环保类的时尚产品,从社会的各个层面要给予足够的政策倾斜,使可持续性发展变成时尚产业的常态,直到有一天我们所有的时尚产品都带有可持续的印记。这里又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政府对于这类产品的各种政策的优惠,可以鼓励企业对可持续时尚产品加大投入,甚至鼓励整个产业的换代升级。相信可持续产品普遍价格偏高的现象,可以由此得到大幅度的改善。整个产业的倾向性必然会引导到另外一个方面,也就是企业有能力也愿意对于可持续时尚产品进行销售政策的倾斜,并加大对此类产品的营销投入和力度。

如何疏导消费者心理或者是消费习惯?张琳指出,应该从娃娃抓起,加强的对人的基本需求的教育年轻时想要但无力得到的东西,在有了相应的经济能力大肆消费后,却并没有感到快乐,这就是过度宣扬消费主义的弊端。

从企业角度讲,如何引导消费者来购买可持续时尚产品,需要避免的一点是可持续本身作为产品唯一的卖点设计相关产品的同时,要考虑消费者相应的需求,跨出自然界的界限。张琳认为,行之有效的方法不是宣扬单个的卖点,而是把整个产业链、整个生态结构所带来的影响,系统性地逐渐放到产品中。

可量化、有先后,探索时尚产业的可持续转型

由于快时尚品牌的过度生产等原因,生产过程中排放的污水与为减少仓储成本而燃烧滞销品也给环境带来了很大压力,时尚产业逐渐成为世界第二大污染产业。环保时尚也是可持续时尚的一块重要分支,很多国际大公司制订了 2030 年前实现零排放的目标。

作为一家旨在生产环保鞋类的公司,Allbirds 在减轻碳足迹方面也有自己的探索。丁怡廷认为,建立一个可衡量的指标,不仅给可以让消费者看到透明化的数字,也有望带动这个数字向越来越往低的方向迈步。也希望越来越多其他的企业可以把产品的碳足迹像食品的营养成分表一样公示出来,这样可以有更加明确的目标。

Allbirds 会将使用产品过程中(包括清理和扔掉鞋子的过程)所留下的碳足迹统统记录下来,这也使研发部门更清楚哪里存在改进的空间。比如材质上,从羊毛、桉树到甘蔗,都是为了从原材料上降低碳含量。生产环节的碳排放是主要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在计算完碳足迹之后,Allbirds 会视情况去做种树等减轻碳排放的环保投资。

全球疫情持续影响下,消费者购买意愿下降,很多奢侈品牌被迫进行数字化、可持续转型。

对此,张琳认为,可持续发展解决的是企业发展的有效性的问题,而数字化解决的是高效性的问题,所以在转型的路上,要注意顺序先后的问题,不能有效性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就急于迈向高效性,单纯地为转型而转型。“如果你的方向都错了,还转得越来越快,不如不转。” 首先解决有效性的问题,而数字化是一套很好的促进可持续发展工具。

数字化转型和数字化是两个概念,数字化不包含很多脑力劳动,转型首先要明晰品牌的初心、远景,转型的方向、方法要将可持续发展嵌入到企业底层的核心商务中,设计相应的产品和服务。

统一认知、小处落笔,携手成为可持续命运共同体

现在是时尚产业开展创新合作的最佳时机,不同品牌和厂商之间缺乏信任也是时尚产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一大阻碍,统一各个环节不同参与者的认知也是合作中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黄雪霏认为在时尚产业链条上要做可持续发展的升级,甲方也就是企业品牌方的责任是最大的。

如何在固有的节奏中,把可持续发展放到组织架构当中?大部分企业会为此成立一个独立的可持续发展部门。而 Hugo Boss 的做法是成立一个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委员会的主席由 CEO 担任,委员会的人员构成则是公司各大主要部门的负责人,执行团队也就是部门架构的相关责任人。因此,在 Hugo Boss 内部,可持续发展是每个部门的 KPI 之一。“这就避免了部门之间的互相踢皮球和并且规避了可能造成的部门利益冲突。以至于,虽然我们拥有一个庞大的机构,统一认知和协同协作却是非常迅速而且行之有效。”

“安内之后,攘外其实就顺理成章了。” 对于产业链的乙方,Hugo Boss 本着合作共赢的态度,通过一系列的动作来逐步统一其认知。首先,经过多年的环保运动,供应商其实也逐渐有了可持续发展的意识。但打破固有的生产模式的确是需要契机的,而品牌方就是这个契机在要求供应商也做到可持续发展的同时,Hugo Boss 积极地与其一起共同寻找利润的增长点,比如投资新面料开发,共同承担风险。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优胜劣汰,对于企业来讲也是一种成本的增加和利润的损失,这也的确考验着一个品牌和企业的决心。Hugo Boss 的做法,就是对于短期内的损失进行严格的风险预估和控制,必要时刻,相应地降低对利润的预期。对于可持续发展产业链升级,也是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推进,力求做到平稳过渡,长远发展。

随着全球疫情的持续,供应链不同程度受损、库存堆积等负面影响也开始显现,产业可持续创新已刻不容缓,我们该如何合作创新时尚产业体系,时尚产业又该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在丁怡廷看来,疫情实际上加快了可持续的步伐,也对品牌方生产更好的产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也很明显地看到消费者对于产品或品牌的好奇心增强了,从积极的一方面来讲,其实疫情也加快了行业沟通的速度,提高了大家对可持续时尚的认知度,也会就加快行业向可持续的方向发展。”

虽然新冠疫情给所有地球人都按下了一个暂停键,但据新闻报道,因为隔离人类活动大幅度减少,全球各地的生态环境反而普遍变好了。黄雪霏认为,这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启示,未来,消费者本身也会更加注重环境的保护,重新思考耐用品的使用周期等等;也会更加愿意支持可持续性发展的各个行业而不仅仅是时尚行业。

从时尚产业的角度来讲,可持续时尚的产生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大到企业品牌,小到个人都应该把可持续发展从意识形态转变为行动纲领。要让可持续发展变成时尚产业的一种默认属性,并通过大众传媒使其成为一种潮流。大到产品设计,面料研发,产业链升级改造,出品更多的可持续发展产品。比如目前 Hugo Boss 所有的男士内衣系列已经 90% 使用对环境友好的有机棉,所有产品填充物达到 60% 可循环,我们的目标是在未来几年达到 100%。而且 Hugo Boss 每年会出品至少两个可持续发展的胶囊系列,并给予了专门的预算来做营销宣传倡导可持续时尚。同时,小到日常工作的细节,市场营销部门在每一场活动策划前就要先考虑,活动结束后怎样将物料进行回收利用,使废弃率降到最低,废弃的过程也能最大程度地保护环境,这些就是可以进行改进的地方。

据张琳介绍,来自瑞典的 TNS 自然之道有着 30 多年的历史,“怎样将可持续发展嵌入其中?简单地说,就是把可持续发展作为一套原则来设计产品,进行一定的量化。在可持续发展规划的过程中,需要用回溯而不是预测,因为当下所在的系统是无法预测未来的。”

张琳以 TNS 早期的一家鞋类品牌客户举例,“当我们把四个可持续发展的原则嵌入到产品设计时,出现了三种满足条件的解决方案。”

一种是鞋底到鞋面是完全可降解的,但客户反映这种鞋子在下雨天的使用存在问题;另一种是把原来变成石油化的鞋子重新设计成完全能循环使用的;第三种方案则在不违反原则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缩短前端工序,将用户的鞋直接在店里 3D 打印。方案的初衷就是制鞋原料可回收再利用,在这中间就帮客户节约了很多成本。

前 15 年,TNS 的目标客户和已有的客户群,大多是单个的企业,“后来我们慢慢发现,以一个行业或一种材料为中心,我们可以带领一类公司进行回溯。虽然每个公司的起点不同,但当你把自己和竞争对手的未来同时放在一起的时候,突然你现在的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之后,TNS 就开始为行业内多家同类公司定制可持续解决方案,如今,当年的很多早期客户捐出了自己用于量化的工具,最终促成了业界通用的多个指数,“能够拉手的人更多了,一群人一起走,真的会快很多。”

可持续时尚不是空中楼阁,也不是一小撮人的狂欢,而是与每个人的日常工作和生活息息相关。从改变普通消费者的认知到整个行业统一共识,从新材料的发现到形成建立可量化的指标,从一个人摸着石头过河到一群人手拉手一起走…… 可持续时尚产业的发展任重道远,它不是某一家公司或者是产业链上某一个环节的责任,而是整个行业体系里各个环节协同作用的结果。一场疫情,是 “危” 也是 “机”,也让我们重新思考时尚本身的定义:它或许不见得就是衣服、包包、鞋子这些实物,也可以是大环境中的人们共通的情感联系与身份认同。

16/10/2020 12:05 PM